出租车代表着一个城市的形象,是城市的名片和窗口。但是出租车违规经营现象,常有发生。绕路、拒载、不打表……特别是一些无营运资质的黑头车公开拉客,引发乘客不满,有损城市形象。记者特意暗访了市民投诉比较集中、顽疾已久的几处区域,深度调查违规乱象。

  时间:3月8日

  地点:高教园区

  乱象:拒载、不打表

  3月8日?#24418;?点多,记者来到?#19981;?#21830;贸职?#23548;?#26415;学院南门时,四辆出租车正停在门外马路边。当记者佯装学生走出校门时,一位驾驶员立刻上前,“是不是要去火车站?”记者询问多少钱?驾驶员赶紧报价,“20元一个人,上车就走了,全部都一样,送到位”。当记者表示太贵了,驾驶员又表示,“那15元吧,就差你一个了”。记者注意到,车上已经坐了3名学生。

  正在公?#24509;?#21488;候车的一位学生告诉记者,每到周五下午或是小长假前,学校包括附近几所高校的门口都停有一长排的出租车,这些出租车只到火车站,一般20元一人,坐满4人才走。按正常出租车打表计价,从高校园区到火车站,最多30元。4个人,每人20元,就是80元,?#36864;?5元一人,也要60元。

  如这位学生所说,下午3点15分,记者再次来到?#19981;?#21830;贸职?#23548;?#26415;学院南门时,门外的出租车?#38597;?#36215;长队,几位驾驶员正聚集在一起边聊天边询?#20351;?#24448;学生是否到火车站。当记者佯装学生表示要去该方向时,一位驾驶员开口,“20元一个人,打表二十六七元呢”。一位穿着黑色?#36335;?#30340;驾驶员表示,“车上已经有人了,快的很,几分钟就能走了”。随后记者上了一辆皖B83520的出租车,车上已经坐了一名女学生,两分钟后,一位女学生没问价格也坐上该车。

  记者找了一个理由下车后,又来到了附近的?#19981;?#24072;范大学西门,门外也是长长一排10多辆出租车。记者问车子到?#27169;?#20960;位驾驶员同声回答,“到火车站”。万达广场去吗?驾驶员表示一个方向,可?#28304;?0元。记者以价格太贵准备离开,一位驾驶员赶紧解释,“打表都不止这个价,车上正好有人,才要这个价”。大约过了5分钟,出租车突然陆续离开。记者这才注意到,校门外多了一辆正在巡逻的运政执法车辆。可是等执法车走了几分钟后,路边的出租车又成了一排。

  下午近4点,在?#19981;?#32844;?#23548;?#26415;学院北门,同样停靠着4辆出租车。一位学生询问是否到中央城C区时,驾驶员摆了摆手。记者也佯装学生询问是否去步行街新百大厦附近,驾驶员表示“不去,我们是去火车站的”。随后扭头朝过往学生继续喊道,“火车站,火车站”。

  时间:3月9日、3月10日

  地点?#21644;?#21307;弋矶山医院门口

  乱象:黑头车、拼客不打表

  3月9日下午4点多,记者来到皖医弋矶山医院时,门诊人流量已经不多,医院大门一侧是往南陵、无为、繁昌方向的商务快客客运班车,另一侧是有序排队的出租车,可附近还是传来“无为、无为”“到湾沚,差一个就走了”的拉客声。当记者佯装乘客要去南陵时,正在喊客的一位男子表示,“30元一个人,要等人,除?#21069;?#36710;送到位”。当记者表示到南陵的班线车才20元,该男子坦言,他开的是出租车,肯定要贵些。正当记者在该出租车边假装候人时,一位开着白色大众车、车牌号为皖BB6D18的私家车主表示再带一个人就走了,“到南陵不从奥体走嘛,那里还有几个人在等着,25元一个人”。

  3月10日上午10点多,记者再次来到弋矶山医院暗访时,正是门诊高峰期,大门外聚集了更多喊客的男子,“到无为的、到无为的”“南陵、南陵”“湾沚的、湾沚的”声音此起彼伏。当记者佯装患者走出医院准备去无为时,一位男子赶紧上前,“30元一个人,2个人上车就能走了”。当记者表示同意后,随后,该男子来到附近一拆迁工地,将自?#21644;頑H558P的黑色现代车开在马路边等候另外一乘客。该男子还和记者唠嗑表示,他的车就是无为的,带两个人正好就回去了。

  时间: 3月10日

  地点:芜湖火车站附近

  乱象:拒载、不打表、“五小”车辆带客

  大家都知道,在火车站乘坐出租车要到专门的出租车候车区域,从弋江路到火车站公交东枢纽的这一段路是公交车专用通道,路边的告示牌明确表示社会车辆禁止入内、违者重罚。可记者3月10日下午在该段路却发现,依旧有出租车违规停靠在这段公交专用车道路边,专门拉客。记者经过时,一辆出租车上已经坐了2个人,出租车驾驶员仍然在路边朝一位拎着大包小包的乘客喊价,“到旭日天?#20960;?2元吧”。在告示?#31080;?#30340;弋江路口,也停靠着一辆打着“空车?#21271;?#24535;的出租车,当记者表示要去瑞丰商贸城附近时,该出租车驾驶员表示,“我是来接人的”。可过了几分钟,仍然没人坐上该辆出租车,出租车果断离开。不知是真的没接到人还是故意拒载。

  让记者惊讶的事,这段路上还停靠着几辆全封闭的电动三轮车。当得知记者要去瑞丰商贸城时,一位拎着袋子、年纪看起来至少60岁的大妈赶紧上前询问,“具体到哪里?15元送到位”。当记者表示太贵,怎么送时?该大妈指了指路边的电动三轮车表示,“13元,让你2元吧”。

  来源:大江晚报

  (责任编辑 杨明?#27169;?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