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8月,本报接到多名市民投诉称,芜湖雅琪健身会所星隆国际店闭馆,充值卡无法退款,负责人拒绝出面。2018年9月,雅琪名下的另外两家分店也宣布闭店。到2019年3月,事情过去了整整半年,但仍然没有得到解决。

  这期间,数百位消费者通过多种渠道反映此事,赭?#33050;?#20986;所、镜湖区信访部门、镜湖区市场监管局、赭山公共服务中心都曾经介入调解,但没有产生实?#24066;?#36827;展,绝大多数的消费者没有拿到预付卡退费。

  涉事人多 损失不等

  本报?#35748;?#38470;续接到了多名雅琪“受害者”的电话,讲述了自?#33322;问?#38388;以来的维权历程,并希望借助媒体呼吁此事能尽快出台解决方案。

  市民朱女士于2017年3月在雅琪信达分店办了3年返现卡,花费3600元。2018年6月28日,她又花了6800元购买健身教练课程,预计在9月开课,谁承想,8月份店就关闭了。她计算了一下,自己的损失达到9200元。“会员群里都炸开锅了,大家自觉组织了维权群,写了申诉书,希望通过法律维权。我的缴费单、会员卡等材料都交付法院了,但一直没有回应。”

  市民张先生2017年5月办卡,为期三年的返现卡价值3600元。店铺关门后,他与其他会员一起去赭?#33050;?#20986;所报案。警方登记了信息,但迟迟未有反馈。他们又联系了雅琪的负责人,对方?#20449;?#36864;款,但?#20004;?#26410;兑现。“张家山门店是最后一个关门?#27169;?#20250;员群里大多数人都无法退款。按理说,雅琪应赔偿我25个月的费用?#24067;?300元。”

  市民徐先生和爱人在2017年办卡,一人3年卡为3600元,每月打卡10?#25105;?#19978;可返现100元。徐先生回忆说,“关门前一天一切如常,门店还在招收会员。”

  先结刑事 再审民事

  在所有相关投诉中,市民张女士的表述最为完整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在雅琪刚开业时在信达门店办了三年返现卡,花费3600元。当时?#19981;?#30097;过其可信度,但办卡人员信誓旦旦地自称与政府有合作,所以优惠巨大。“雅琪规模大,另外也离家近,所以我就办卡了。”后来张女士因身体问题迟迟未激活健身卡,等到激活后,满心欢喜地去锻炼时,却看到大门上的“倒闭通知”。张女士告诉记者,出事后,消费者们建了好几个雅琪的维权群,到处?#38469;?#29282;骚和怨言,但?#27493;?#38480;于此,大家都在静观其变。

  提到此类的预付卡消费,张女士还有一件类似的糟心?#38534;?018年,她在莲塘新村附近的吉味灌汤包自助店充了1000元左右的优惠卡,但还有2/3的余额时,这家餐饮店就赫然关门并贴出告示,称老顾客的卡可以在新店继续使用,但没有留下任何联系电话。过了一?#38382;?#38388;。一家水果店在这里重新开张了,张女士再去询问时,新店主表示毫不知情,也不?#40092;?#27748;包店的老板。张女士说,她希望政府可以好好整顿市场,严厉打击这样低成本的骗人行径。

  针对雅琪事件,记者咨询了镜湖区人民法院的凌主任,他表示此事目前尚未立案,但陆陆续续接待了300多位市民的来访,均已做好细致登记,事件缘由、个人损失都记录在案。未立案的原因有二,一是雅琪法人因为刑事案件已被公安控制,民事案件的赔偿要等待刑事案件完结?#27426;?#26469;此事涉及人数、金额较大,希望能综合考虑,出台一个解决方案。

  来源:大江晚报

  (责任编辑 杨明?#27169;?/p>